15880网站首页  Les交友  爱情诊所  心情日记  Les照片  排行榜  许愿池
2006年2月7日到今天,15880走过11年多的时间,不忘初心,会一直坚定走下去!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八)

发表时间:2021/8/13 14:15:46 已被阅读 657 次 (评论 0 条,查看 / 发表) 作者:释然1136
我真的办不到!我相信树也一样,不然也不会因为现实的残忍而抱在一起痛哭那么多次。即便知道那是悬崖也会想要再赌一次,赌一次跳下去不会被摔死,这是人在频临绝境时都会想要做的“孤注一掷”,尽管明知道那样的伤害最终谁都经不起。
       如果有一天我们都能坦然的放开对方的手,我想,那应该是心死的时候吧。就象很多目送爱人远去,并给了他/她很多祝福的人,都已经认命了他/她不会再是自己的谁,即便自己真的很爱很爱他/她,那么深那么久。只是那疼痛将会是一辈子的事情,爱情只与自己有关。
       那晚一直心情很差,莫名其妙的发慌,可能是琼的话正好刺到了我的痛处。尽管不算太晚,我依然坚持要走,真的很想要任性,不怪谁,就想狠狠的任性,狠狠的告诉全世界我不会放弃,不想放弃。可是我行吗?我连大声喊出来的勇气都没有,一开口就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在哪里,还有什么能耐说自己一定要拥有。
       树说让我等她一会儿,和琼把今天的帐做了就走,我愣没听,转身就冲出了门。
       我的举动让琼很是尴尬,跟着跑出来叫我,却被树喊住了。
       或许是这种不安压抑太久了,久到自己都快要承受不起,琼的问题不过只是导火线而已,我在大街上边冲,边已是泪流满面。
       觉得好委屈,为什么是我要遇到这样的感情?
       爱情原本是两个人的事情,为什么我们的感情里面非得有那么多人来瓜分?
       要别人笑就要自己哭,为什么?
       我承认自己不够坚强,也承认自己会害怕,可每次想到和树分开就难过得不得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爱情非得这么悲哀?
       街上的行人来来回回,我都看不清楚谁是谁的方向感,横冲直撞的往家赶,我急于想见到我的母亲,告诉她:“妈妈,我好辛苦!”
       不用转身,不用扭头看,我知道树一定跟在我身后,不管我去哪里,她都会跟着,就是这样默默的守护着我,这样的宠爱会让此刻的我更想冲着她发脾气,尽管并不是我本意。
       夜市拥挤得不得了,我还死命的去挤,看到牵手的情侣就死命的从他们中间闯,我想我是发疯了,因为嫉妒还是因为觉得老天不公平?
       “搞什么鬼!有病啊?”
       我被第N对被我“拆散”的情侣吼了,竟然觉得这样心就不那么痛,因为一个小小的我,你们也总要得分开那么几秒钟不是吗?
       谁说你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谁说你们可以永远牵手一起逛街?
       我似乎撞疼了那女人,她叫了一声,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便出来英雄救美了。
       只是那女人没给他表现机会,自己伸手狠狠扯了一下我的头发,生疼!或许我真的遇到野蛮女人了。
       或许是因为那长长的头发对于我,应该是对于我们的爱情来说,意义太多太深,那女人碰了它就象犯了禁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象泼妇一样的去动手与谁拉扯,尽管有错在先,也顾不得那么多礼数。
       树赶上来试图拉开那女人扯着我头发的手,却被那男的挡住了。我们四个成了街头闹剧的小丑,骂的骂,扯的扯......
       我想要是我的学生见到他们平时端庄淑女的small teacher变成一个泼妇在大街上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妖艳女人扯做一团,该是何等的惊讶。
       “啪”的一声响,清晰可以辨出那准是有人挨了重重的耳光,扯着我头发的那只手松开了,看好戏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我担心的寻找着树,害怕她受伤,却看见树和那男人,还有我都一样的惊讶,因为那个耳光实在太响,那女的自己都没回过神来。
       是小鬼,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狠狠抽了那女人一巴掌,渗红的疼。接着又是一耳光扇,那男人急了,冲过来抓着小鬼就想打,树也没料到那小破孩下手竟会这么狠,正要去拉那男的,那女人却发了话:“走!”拣起掉地上的包,捂着脸挤出了“围墙”,主角之一离场,自然已再无好戏,围观的人自然三开了去,我象个傻子一样站在那,完全弄不清状况了......
       说实话,真的很后悔自己的任性,惹了这么一出事。
       我看见小鬼眼睛里有强烈的恨意,就好象跟那女人有深仇大恨一样。
       树把她拉了过来,拍拍她肩膀“算了”,然后伸手帮我整理那乱成鸡窝的头发。
       “你惹别人不好?非得惹那贱人?”
       “我?”
       那意思是,所有经过那小鬼都看得一清二楚咯?也跟着我有一段路吗?我无从对自己出格的行为作出任何解释,也没了立场争辩。
       我问树有没有受伤,树摇头,没吭声。我感觉到她在生气。  
       小鬼很罗嗦的在耳边骂着,一会儿骂我笨一会儿骂那女的死不要脸,第一次从她的脸上看出别样的情绪。我想,她和那个女人应该是认识的吧?
       树依然沉默的走在我身边,静静的听桐没完没了的念叨,她似乎不是很想搭理我,却也没走开
       我们在小鬼面前表现的很疏离,一切都只是朋友而已。  
       “用那么大劲,你手不疼啊?”之前所有情绪都因为这场打闹而没了踪影,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如此放肆。
       “我还嫌轻了!”桐扯扯肩上的包,表情一正,又开始了。
       “你有病啊?没事撞别人干嘛,尤其是那贱女人,撞了她晦气!”
       “你到底有完没完啊?”
       我真的不耐烦了,屁大点小孩,教训起我来了?就算刚才那两耳光确实帮了忙,可也不至于让你说成这样?才几岁啊?
       “自己惹了麻烦还好意思!丢人!”  
       我真的不想和这破小孩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会疯掉!
       “谢谢你的大恩大德!赶紧回家去吧,别老在街上闲晃,有这点时间倒不如多看点书!”职业病犯了。
       她不耐烦的嘟了嘟嘴“记到!你欠我一次!”我翻白眼。
       桐喊树叫做“师傅”我觉得好笑,什么时候两人变成了师徒关系?
       提到学习问题让她觉得没了意思,所以转身贴着树去了,左一句师傅又一句师傅,马屁大王!
       桐的思想、行为、口气都不象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应有的成熟老练,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孩子跟当初的树一样,有很多很多秘密,只是她比树还要任性,少了树的稳重。
       到十字路口,我们不一个方向,小鬼告辞时候突然对着树冒了句:
       “师傅,麻烦帮我好好看着my small teacher,改天请你吃饭!”
       不管我们是否回应,桐径直头也不回的背着那造型怪异的大包右拐了。
       “原来如此!”
       树说了句让我没头没脑,正要开口问,树却不打算再多说,伸手拦了辆出租,我们回琼家楼下的停车场里取车,一路上再无半句对话。
       树没有直接送我回家,而是去了love river ,没有下车,没有行人,天上也没有星,我安静的等树开口。
       树点了烟,狠狠吸了两口,突然倾身过来吻住了我,用舌顶开我的唇,把吸在嘴里的烟子灌入我口里,我被呛得想要咳,想要躲,树却霸道的用手扣着我的下颌,不许我拒绝和抽身。直到看见我眼角有泪,才松了手,移开唇。
       终于可以大口的喘气,咳得胸腔闷疼,眼泪水直掉,却没有吭声责怪,我开始有不好的预感。
       “看见你发疯一样的横冲直撞,不可理喻的穿插在别人中间,我心里就是你现在的感受。闷疼!”树没有看我,摇下车窗,自顾抽着烟,语气很平静,听不出情绪。
       我无言以对,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这种痛,她要让我体会,要我记住,我疼她比我更疼!
       “总觉得现在的你越来越不象你,没以前开朗,也没以前快乐。跟我在一起,觉得很辛苦吧?”
       “不......”我不知道她到底要表明什么意思,可直觉告诉我,那是我最最不想听到的话题。
       还没等我回答,树就继续说着,她并不需要我给什么答案,只是要我听就好。
       “我也猜到琼肯定问了你什么,之前她也问过我,但我拒绝谈这个话题。她也是出于关心,也没其他意思”树把还剩半截的烟弹出窗外,我开口想说点什么,她示意我她明白。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考虑很多次,都没什么结果。刚刚发生这样的事,是我从来都没想到过的。不过是因为别人一个问题一句话,就可以刺激你失控,我不敢想以后万一真的要有什么事发生,你会变成怎样?这段时间发现你越来越敏感,甚至有些神经质,我会心慌,你知道吗?”
       我强忍着要她停止说下去的冲动,其实我不想听,真的不想听,任何一句带有动摇的话,都可以让我不想再呼吸,可依然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继续听树说下去,请你,请你的心,要坚定。
       “我说过没有什么可以让我轻易就放手,但要是伤害到你,把你变得不象自己,我一定会......”  
       “不许说!”我吼得很大声,抽泣让我的声音严重变调。
       “你答应过我永远都不说那两个字!别人可以劝我们分开,别人可以不看好我们,但你不可以!”
       你,不许说要分开,还没到穷途末路,不许放开我的手!尽管对于未来我们都一样担心和恐慌,但请你,请你一如从前,坚定的抱抱我,温柔的吻我。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做同一含义的梦,不是你上车我刚好下车,就是你才走我就来,不停不停的错过,又不停不停的找,好多次你不在我身边,我都从梦里惊醒,哭着大半夜打电话给你,听到你的声音,听到你说梦是反的,我才能安心的再次入睡。
       很多时候其实不想哭,但眼泪它总是由不得心,你笑着看我,疼惜的拥我入怀,现实太残忍,未来太飘渺,只有你是真实存在,悲伤与幸福总是相随,让我的泪连成一片海,而你是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因为你存在,我所有潮涨潮落才有意义。
       每次你送我回家,每次看你转身要离去,每次听到你说“晚安!”,都害怕这是最后一次你来看我,你背影会忧伤,离开时候的车灯会孤寂,明天不是还会相见吗?怎么那么怕说“再见”?
       你总是努力把自己能给的幸福,尽力给了我,总是希望能赶在时间之前,你说太多事还没为我做,太多幸福还没兑现,所以要和时间赛跑。
       亲亲我的爱,不带我去美丽的地方,不送我戒指玫瑰,不说一句甜言蜜语,不许我任何诺言,都没关系,只要你,只要你一直牵着我的手,让我呆在你身边,静静的看你抽烟的样子、喝水的姿势、醒来时朦胧的眼睛,吃饭时满足的表情,就已足够,足够我一生都活在幸福里......
       我会很乖,也会学着坚强,不再任性,也不再那么疯狂,做你心里那个恬静如初的女子,所以,分手的话,请不要说出口,爱我心也请不要有半点摇晃,我答应你会好好的,一直幸福的依偎在你身边......  
       树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话题,也许我的眼泪,就是她致命的伤,拥我入怀里,我们的眼泪一起落在树的肩,湿了她的衣,散成一片诡异的痕迹,象有毒种子开出的花,美丽异常......
       轻轻解开我上衣领口,树低头吻我左肩那紫中泛青的印记“不会放开你!”,有泪顺着我的锁骨滑落胸口,温度由滚烫到冰凉。
       “这印记一天不消散,你一天不许离开我!”它消一点,就狠狠再咬一次,一辈子都带着走,一辈子,不离不弃!
       因为树的出现,我与那小鬼的关系改善许多,自从那次扮演有失身份的泼妇后,小鬼没再故意“与我为敌”,会按时交作业,也会在试卷上多写几个字,尽管她继承了“复印机”的特长,尽管那考试成绩一塌糊涂;
       每天早上遇到,会主动向我问好,每天放学会跑来问我,她师傅今天会不会来学校找我,有时会多问一句“你和师傅是很好的朋友吧?”
       我点头,心想:傻孩子,关于这个问题,老师不便回答你,因为你还小,因为这样的爱情你无法理解与明白,也不需要去弄懂。
       这个顽皮而叛逆的孩子,是乐意让树对她说教的,对她而言,树的话,比起我这个老师说的,还要有说服力,小孩子的崇拜也许就是这样。
       树是想改造,或者是想“救”这个孩子的,因为她身上有太多自己以前的影子,也有太多顽劣因子。
       没能念大学,没能体验一下大学生活,树说这是她唯一觉得后悔的事,尽管那一纸文凭对她来说或许毫无用处。也许正因为这个遗憾,因为桐仿似当年的自己,让树对她起了想要管制的念头。
       “不想她走我的老路,以后跟我一样为这事后悔”树对我说这个的时候,眼里的情绪很复杂。
       我想,如果当年能有个狠角色来管制管制那个混世魔王般的树,这一路又该是怎样的不同?
       只是桐这个做什么都不用心,成绩差得一塌糊涂的小破孩,能代替树完成未完成的事吗??她会让树失望吗?我们都没有把握。
       她们师徒二人后来打过两次篮球,一次在学校,一次在公园,因为树的时间不多,每次都很仓促,惹得那小鬼直嚷嚷不过瘾,死赖着树下次一定要多给点时间。
       休息之余,树问小鬼想不想念大学,小鬼说想,但除非做梦......
       树揉揉她的头发“想就行!”
       在小鬼一脸的问号中,我和树笑的有些许安心,至少她想上大学...
       在我正渐入状态时,老太告别医院,提前回来坐阵,可见她是不放心我,甚至瞧不起我这只菜鸟的,毕竟这可是她最后一次带毕业班,之后就回家养老去了,再怎么说,是想“收藤结大瓜”的,哪能让“葫芦娃”毁在我手上?
       和这些孩子相处时间并不长,却多少有了点感情,他们是我第一批弟子,尽管我不能送他们“出山”。
       在给他们上的最后那堂课上,象初次见面那会儿一样——聊天,不过比那时候多了一个主题“大学、梦想”。
       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老生常谈,而我依然这样要求着,或许那时候动了私念,想要听到那些简单的孩子说着自己简单的梦,一如从前的我们......
       “等上了大学,我想谈恋爱!”这个回答引起了全班的哄笑,说话的是一个笑起来有两甜美小酒窝的女孩,叫敏。
       她的回答让我至今都仍清楚记得她的模样、名字、还有说话时眼睛里的憧憬......和当初那个我,很象,对吗?
       敏,你曾经的small teacher想知道,现在的你,幸福吗?老师不止一次祝福你,祝福你能遇到最美的爱情......  
       我特别注意那群学习相对比较差的孩子,提到大学,都一样没了底气,说话也没平时那拽劲。
       初次尝到为人师表的心情,希望自己的学生都能挤进大学门,可那么多人过桥,总会有人落水,能者过弱者让,竞争本就是残酷的......
       我能做什么呢?不也只有叹气的份?也许因为树的缘故,致使我比较关注玩劣的孩子,想要知道在他们这么顽皮的外表下,有着怎样的故事和怎样的心?
       是不是也象树一样,有着人人羡慕的家庭环境,却又有一颗忧郁而坚强的心,和出奇强的自尊???亦或者是其他原因导致他们这么顽皮???
       我想,在这点上,我是三八到极点的......
      我真心的祝愿这群过桥时候属于弱势的孩子,能够走好属于自己的路,不论以什么方式...坚强的、努力的把握好自己......
       小鬼坐在角落一直没吭声,也没抬过一次脑袋,看不清她脸上表情,也琢磨不透她小脑袋瓜里想的什么。
       我,不再是你的老师,感觉有点轻松,隐约中会有不舍,毕竟你是树的小影子,让我有时光倒流的幻觉,还有你为你的老师出气的那两个耳光,我是感谢你的......
       感谢的原因有些许复杂,原谅我是一个过于善感的人......
       下课铃声响,意味着结束了我在这个班讲台上的教课历程,给了大家祝福,他们还以我掌声和微笑。
       加油吧,孩子们,都会幸福的...
       收拾课本,刚出教室门,就被从后冲上前的小鬼挡住,伸手递给我一张胡乱叠着的字条,转身就跑了个没影,原来你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吗???
       我笑着摇摇头...其实这小鬼也满可爱......
       回到办公室,坐在桌前,打开字条,那笔记其实也满漂亮,怎么之前一直觉得很象“鸡脚叉”?
       “small teacher,对不起!请记住我的名字叫桐,不叫小破孩!”下面还有一行,不是桐的笔记。  
       “也请small teacher记住,我叫杰,不叫‘复印机’”外带一个笑脸。
       呵呵,我不由的嘴角上扬,眼角有点湿湿的。
       真不好意思,你们的老师,不过教了两个月的课,就给你们都起了绰号,若我的小学导师知道了,会觉得自己很失败。呵呵...
       我想我是感动的有些厉害,以至于给树打通了电话,却一直没能发出声。
       树担心的问我怎么了,任由她在那边焦急的频频发问,我喜欢她为我担心,喜欢她为我改变情绪,我是自私的孩子......
       树说过来找我,问我是不是在学校。
       我说不,只是离开那群孩子,有些不舍、有些感动,
       树松了口气,说要是每次都这样又哭又笑,那这辈子要带那么多学生,又有那么多学生升学离开,我会被弄成神经病......
       这回我真是明显的又哭又笑了,因为树的话,一辈子,我们就这样生活着、工作着、恋爱着,好吗?可以吗?
       我的Tree,开心与不开心,传递到你那里,都会变成幸福转交给我,我哭我笑你都能懂,象另外一个我自己,那么亲那么近...
       你笑着说:“傻女人,谁叫我一直住在你心里?”  
       我给小鬼和‘复印机’分别回了字条,夹在最后一次给他们批改的作业本里:
       给小鬼:“你那么调皮,想让老师不记住也难,我不是你的老师了,但你的师傅却不打算轻易放过你...笑”
       给‘复印机’:“如果复印是你的特长,请在明年七月,复印一张录取通知书给我!...笑”
       放好后,我开始收拾一切属于我的东西,因为换了年级,自然得搬离这里,再见,我的第一张办公桌......
       我被调整到高一年级,带一个“普通班”,46名学生,据说这个班的进校成绩都不高,基础偏低,学习情绪和氛围都不好,校长希望我拿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消灭”一切顽劣因子,把成绩搞上去......
       我笑得有些虚伪,心里暗诅:真是看我一新来的菜鸟,什么都拿我开刀......
       点头哈腰的送走校长,回头面对同一办公室的同事,他们都好象在替我默哀,只摇头:
       “那班,谁带谁倒霉!”
     我一个头两个大,还没见着“庐山真面目”,就被这些接踵而来的“传言”弄得太阳穴都痛了...
    那时候流行一句话“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我想,正好说出了我的心声与无奈......
       新人嘛,到哪都得先被“欺负欺负”...不是吗??“笑纳吧,small teacher!”我对自己说。
       正在郁闷中,手机响,是陌生号码,不想理会,可来电的人似乎有很好的耐心,我迟疑许久还是接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让我在发出一声“喂”之后,愣了半天,是宇...
       那个让我和树都牵挂和内疚的男人......
       不止一次的想要知道这个人过得好不好?有没有象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得到幸福?此刻这个声音近在耳边,我却一句问候的话都说不出口......
       半天不见我吱声,以为是信号不好,宇挂了线。我静静看着手几,等待它的再次响起。
       始终不敢轻易回拨过去,始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那个声音会再出现。

       一直以为和这个男人的缘分算是彻底到了尽头,过得好与不好,都只能是问天问地问自己的事,做朋友都多余的你和我,问候是不是真的没了意义?
       手机再度响起,打断我的思绪,急忙接了电话。
       宇问:“是蕾吗?”
       我回答:“是!”局促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过得好吗?”
       他似乎也犹豫着问这样的问题,会不会太无聊?那声音比从前浑厚了许多,也许是经过了时间的缘故。
       “还好......你呢?”
       两年多了,我很幸福的时候会想起你,想问问你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快乐的生活?...可我依然没能问出口......  
       “我挺好的,树......她好吗?”  
       “恩,都挺好......”
       如此对白,我们谁都觉得吃力。可是啊,经过这些年,该过去的,都应该过去了吧?我们都不再是昔日的自己,你语气里有了平静,属于我们的故事早在很久以前就划了句号,只等待事过境迁后能淡定的彼此问候一声:“你还好吗?”,已应满足,最起码,还能亲口问声好......而这世上许多分手的情侣,都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陌路人,我们算是幸运的吗?应该是吧!......  
       宇身边好象有人,可以肯定那是个女人,隐约听见她努力小声却又控制不了的音量,在嘀咕着什么......
       正要开口问宇那是不是你的妻,是不是已有了自己的家,就被电话里猛然传来的女声把话堵在了唇边。
       “想我没有?死女人!”听这大嗓门,我就知道她是洁...
       离上次联系已有两个多月,这女人,说中意的真命天子总算被她弄到手,以后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和我煲电话粥......现在和宇在一起,难道......????
       “你说的真命天子难道是......??”我不是很确定。
       “聪明的孩子!怎么样?羡慕死了吧??我可是倒追了一年多啊,可怜我的青春岁月都用来追这难以搞定的闷骚男人了。哈哈...”
       洁叽里呱啦的说着,笑得很大声,宇在旁边闷闷的骂了两句“疯女人”,我也笑出了声,被洁看上又倒着追的宇,应该是幸福的吧?我真的很开心听到这样一个消息,似乎心里那放不下的石头得以放下,宇能幸福,我想,我和树都会少一点内疚,多一点快乐...  
       “死女人...我们元旦结婚,一定要来啊!对了,记得把你男朋友也带上,做我和宇的伴娘伴郎...听见没?提前来准备准备,不然我可恨你一辈子喔!”
      洁象个孩子一样无心伤害谁的说着,她是掉进了幸福里的傻女人,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孩子。
      宇抢了几次电话,都没能阻止洁快乐的唠叨,我知道他担心洁的某些要求会为难了我,只是,你们的婚礼,我怎能不参加?做洁的伴娘怎能拒绝?只是我该怎么去完成洁做新娘时对我小小的要求?亦或者,该给宇怎样一个伴郎,一起祝福他们?  
       我答应洁一定会参加他们的婚礼,一定会做她的伴娘,洁一直嚷嚷着记得带伴郎,我但笑不语,宇说挂线了,这女人得了婚前狂喜症......
       晚饭和树一起在店里吃的,我母亲和几个与她年纪差不多的老玩伴,去了雷山。说是去健身,爬山最好...只要她想做的、喜欢的,我都支持,我的母亲,该有自己的生活了...应该放下肩上扛了那么久的担子,好好的,看看身边风景,享受一切生活美好,尽管这些都来得迟了,在她已不再年轻的时候......
跟树提起宇的电话和婚讯,树笑得有些释然,我们默契的做了很夸张的深呼吸动作,吸气吐气,相视而笑......
版权归http://www.15880.com所有
 下八篇:  上八篇:
分手快乐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七)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五)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四)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三)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二)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
女勾引者手记之二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八)的回复如下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八)回贴注意:
1.谢谢用户您的的支持!汉字是丰富多彩的,请一定用文明的词汇,书写les相关的文章.
2.注:发布一条奖励Love2,如果你是15880会员奖励 4,乱发或重复发将扣除100~1000不等.
3.发表评论内容请控制在 3000字以内.
 
回复内容:
  ↑TOP
http://www.15880.com 15880拉拉交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