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80网站首页  Les交友  爱情诊所  心情日记  Les照片  排行榜  许愿池
2006年2月7日到今天,15880走过11年多的时间,不忘初心,会一直坚定走下去!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

发表时间:2021/7/16 11:13:05 已被阅读 589 次 (评论 0 条,查看 / 发表) 作者:释然1136
 可是没有人能勉强她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比如念书.树说突然很喜欢一首曲子,所以决定开始学钢琴,她做事情永远是那么出人意料,根本无法知道下一步她会怎么走。
       我,是羡慕她的......

   森单独来找我,是为宇而来.他语气里有责备,我有些蒙。
 森说他是来拜托我的,如果还喜欢宇,就和他和好如初,如果不喜欢了,拜托绝一点,连朋友都不要再做也不要再见面,总这么拖着宇,会让他很痛苦。

   哥们几个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森出面找了我。
       原来宇从贵阳回来以后,每天都去森那里喝个烂醉,森说他喝了酒就总是睁着眼睛流眼泪,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一大男人成那样,看了让人窝火又无奈,一猜准跟我有关系。
       我知道,作为宇的朋友,他们对于我和宇的分手,多少心里都有些愤愤不平。毕竟宇对我的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我依然莫名其妙的就甩了他。
       在宇的朋友眼里,在很多同学眼里,我是个冷血到不知好歹的女孩子,我知道大家是怎么议论的,知道很多人在背后对我是不满的。
       我承认自己的过分与自私,心疼宇为我而受伤害,可是我没有一点办法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就好象我曾经也试图从树的身边逃开,可都没有用。
       森说的也许很对,做不成朋友做情人,我是不是太自私了?这样的转变兴许根本就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正如宇每天都笑着出现在我面前,然后又到森那里醉酒一样。

       我以为宇会走出来的,也以为他已经好了很多,他从不在我的面前表现出任何还放不开的痕迹,原来一切都是假装的,装笑又装做朋友。

       在我面前耍宝转身自己哭,这些事实如果森不来找我,我永远被蒙在鼓里。我知道宇的情况一定很糟糕,不然森是不会跑来找我的。
       森说放了宇吧,不喜欢就再不要给他希望,也不要再有牵扯,快刀斩乱麻对大家都好。
       我说好,答应会处理好。
       森走后,我一直在问自己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真的自私到让大家都那么憎恨?宇是好的,好到不能再好,好到全世界都为他感到不值得,而我呢?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伤了别人还要别人看着我幸福,还天真的以为宇不再那么迷恋我,也不会再因为我而难过......怎么都是假象?

       我跑回宿舍躲在被窝里狠狠的哭着,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放过我?

       我把宇送我的手机还有森之前送给我和宇的情侣MP3装进盒子,这些东西在和宇分手的时候就打算还给他,可他说就当作是朋友的礼物吧,非得要弄得这么悲伤做什么?

       可现在,是该还的时候了,本就不属于我。
       是我太奢求还能拥有一个哥哥或者是朋友,在我们不能继续做恋人以后。

       晚上我去森的店,找到了宇。和森说的一模一样,我感到好心疼却也无法做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很残忍,还要所谓的快刀斩乱麻,真是讽刺。
       宇没有想到我会出现,自从和他分手以后,我从未再来过这里。他有些吃惊却又马上强装笑脸......  

       我在宇的对面坐下,把盒子递到他面前,我看见他脸上的笑容很僵硬,即便再不忍也要自己快点说出口。

       我说:“宇,我们不再做朋友了,我也不再有你这样一个哥哥了,这样你不会快乐,我也会很不安。”
       我没有再说太多的话,宇趴在桌上哭泣,没有问我为什么。
       我想,森应该告诉过他,去找过我。
       道别过,我起身要走,森对我说了谢谢,我觉得很委屈,尽管我没有任何理由埋怨。
       就这样,我和宇不再有任何联系,也如他的朋友所愿,我们没有再见面。
       我在这个曾经给过我美好生活又落下许多眼泪的校园里,穿梭着......
       平安夜的那天收到树寄的包裹,一个水晶苹果。室友们都在追问是谁送的?真浪漫.一个人的圣诞节,好象这是第一次,可我还是出了门。
       满街都是幸福快乐的人,还有那么多情侣手牵手,我是那条街上特别的风景,因为陪伴我的,是树给的苹果......

       12月31日是树的生日,我没能在她的身边,只能在电话的另一端,祝她生日快乐!!!
       过了那天,又是新一年的开始,而且是一个新世纪的开始,我们都会老了一岁。
       我说:“树,我想我们快点老,老了也能牵着你的手,该多幸福?”
       树笑我孩子气...
       我说:“你不也是半大点的孩子?”
       树的朋友起哄树对我说话时温柔的语气,都抢着电话说要见识见识是何方神圣让他们的老大如此改变。
       我在电话这边听着他们和树“较劲”,我笑了......因为树是幸福的,身边有那么多朋友陪着她,不会寂寞。  
       我们没有挂电话,等待着钟声敲响。

       树说牵着我走了一世纪,明天依然会牵手,因为爱还在。

       新世纪的钟声敲响,漫天烟火,整个校园热闹着,有人大声叫着,还有敲击脸盆、杯子的声音。

       树说全世界都在祝她生日快乐......

       所以,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幸福!!!

       我们都对未来抱着期许,树幸福我就幸福,因为所有一切悲伤还是快乐,都是她给的,与别人无关,甚至与自己无关......

       就这样,我们在电话里共同度过了这有纪念意义的一刻,我们真的牵手从一个世纪进入了下一个世纪。

       假装那些沸腾的欢呼声是在给我们祝福;

       假装那些烟火,是为我们的爱情而灿烂在夜空......  

       在后来的两年大学生活里,我们爱着、笑着、哭着,总勉不了会有吵吵闹闹,有时候甚至赌气的一个月不联系。

       每次都是树妥协,她说以前没有发现我这么倔。

       我说那也是因为是她,我才倔。

       树说吵架了不管是谁的错,顶多三天就一定要消气,因为把时间浪费在赌气上,真的很划不来。

       那时候开始流行《约定》,我要树象听《哭砂》一样,整天都要记得放,因为我们之间也有约定。  

       在那两年里,一切都幸福又平静,没有谁再因为这份爱情而很受伤,我们都学会了与人群保持距离。
       每逢五一和国庆,树带着我去了很多城市,我们在每个陌生的城市街头,牵手、拥抱和亲吻,自由的爱,自由的呼吸,没有人认识,也没有人会因为我们而受伤。

       我做了翻译兼职,树的钢琴也大有进步,只是一直不肯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曲子让她那么入迷钢琴。

       她说等我毕业了,就会知道。
       我和树还去了海南,还是那个旅馆还是那遍海。
       我说树,我在这里大声喊过我爱你,也在这里深深想念过你...
       树向着那遍海,大声喊着许多遍“我也爱你”,我在她身边热泪盈眶。
       我们不在乎身边旁人怪异的眼光,在异地我们都是任性而放纵的孩子,我们的爱只能这样偶尔的放逐。因为回到贵阳,在很多爱我们的人身边,我们不能说相爱,也不能随意就拥抱......

       和宇也一直没有再联系,听说毕业以后进了一家外资企业,成绩不错,薪金也不错。我很开心听到他很好的消息,因为这个人,我想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照毕业照那天,我和大多数毕业班的学生一样红了眼眶,四年来,留下的脚印和记忆太多太多,寝室的室友、书桌、床铺,大家共同出资买的音箱和盆花......每一个曾坐过的教室、图书馆,还有校门口的店,都要成为回忆了。

       我是个特多愁善感的人,我强烈的留恋着这一切,洁抱着我哭得很厉害,说以后分开了想我了怎么办?我告诉她,想我了就来贵阳,我会一直呆在那儿,哪也不去。

       洁问我:“为什么不留在上海?很多同学都留上海,好发展。”
       我说:“我只想守在那个小城市,一辈子...”
       洁笑我是赖家的孩子,我们哭了笑笑了哭,离别这一次,不知多少年以后再相见。
       洁是寝室里和我关系最好的,四年来总是很照顾我,象个大姐姐一样,事实上也只大了我五个月。

       洁说:“快点找个好男人照顾你吧,结婚的时候记得通知我。”
       我想说“我一直被照顾得很好,有你、有树、有大家”可我没能把感谢说出口,只是再抱了抱可爱的洁。
       “我们都会幸福的!”
       我离开了上海,回到从小长大的地方,回到了树的身边。

       我想,如果没有树,我不会回来吧?

       刚上大学的时候甚至想过毕业了就呆上海,然后再把我母亲接过去。可是,一切都不是我能决定的,回来,归心似箭。

       当树出现在拎着大包小包行李的我的面前,我们都找到了彼此的归属感。

       回来了就不再走了,外面世界再精彩,爱情再华丽,我都不想再离开,不后悔放弃最初的梦,不后悔站在这个小城市的街道,看小小的天空。

       一切只因为我在我爱的人身边,离她最最近的地点,靠她肩膀最近的距离,牵手了就不想再放手......

       再也不要那么遥远的距离隔在我们之间,再也不要她生日时候只能给遥远的祝福,再也不要总是错过情人节让她孤单的过。

       我要在每天都亲口对她说声:“早安!”

       每天都见到她的脸,感受她手心的温度。

       很多人对我的回来感到可惜,觉得那么好的前途就这样葬送了。朋友如此,母亲也如此,都说贵阳太小又蹩脚,没有什么好发展,每个人都在我耳边唠叨,一模一样的口气,一模一样的不解。

       树也在思考着我这样是不是很亏,说不想因为自己而毁了我的前途,因为女人需要事业。

       我固执到所有人都觉得无可救药,后来再没有人罗嗦,我想我会活得一样精彩,在这个确实很小又蹩脚的城市里,我的母亲也没有在责怪我,说女儿大了翅膀硬了,要自己飞了。

       树的父母听说我放弃了在上海的机会,回来了,然后一无所有的找工作,都说不明白现在的孩子是怎么想的,早晚要吃亏,等摔了跟头才知道“锅儿是铁打的”。

       树好几次都想让我回去,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可我不会再走,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何况我并不想回头,因为没有树在身边,一切都失去意义。

       夏日炎炎的七月,让人整天都困倦。我不想急着找工作,不想一切太快进入程序化,或者可以说,我想用点时间来好好了解树的生活还有她的朋友圈子,因为这些我都很少接触,也从来没有进入过属于她的天地。

       以前都是她努力的走进我的圈子,很好的和我每一个朋友相处,以我习惯的方式配合着我的生活。现在不想这样了,因为爱是互相的,付出也一样。

       之前未能做到的,现在有时间了都想一一弥补。

       树在我的世界以外,她的世界以内,是怎样的活着,我想要一点一滴都参与。

       我要树带我去她的店,她说那样的环境很嘈杂,我不会喜欢,也不适合。

       我说我不再是孩子也不再是学生,不喜欢和喜欢都会改变,至少会因为她的存在而心甘情愿的改变。

       树带我去了她的店,昏暗的灯光,弥漫的烟雾,那样的装修与格调是树喜欢的,诙谐。人很多,看得出来都是常客,熟络的向刚进去的树打着招呼。

       我跟在树的身后,有些不大自然,毕竟我从来不出入这种场合,不粘酒更不抽烟。

       树说这就是她的世界,其它两个店依然这样,我不会喜欢也无法融入。

       我笑得有些力不从心......  

       树带我坐在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那群人都是树的朋友,很能侃。

       其中一个女的我觉得很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一样,可又始终想不起来。到是她,径直就冲着我说:“原来是你啊,这么多年还那么嫩”那语气分明是挑衅,那么有敌意,隐约间忽然想起她挨过树的一巴掌,那么响。

       原来早在很多年以前我们就打过照面,原来她一直都不喜欢我的存在,从她眼睛里我看出了厌恶。

       我坐在那更显得不大自然,树毫无顾及的一直拉着我的手,没有吭声,其他几个朋友连忙打着圆场,招呼着我喝酒,刚接过手的酒杯,被树截走“她不喝酒”。

       有个叫琼的女生,给我倒了杯果汁。

       “你很漂亮,纯净的漂亮,早就想见识见识了,树那家伙一直把你藏得那么好,好象我们会吃人一样”

       她是个留着很长很长头发的女孩,刘海齐齐的剪成一排,黑眼珠很亮,象极了猫眯。

       我好象除了笑笑表示谢谢以外,接不上什么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还很陌生,我有些拘谨。

       “琼,那女孩儿头发不比你差哦”有人提醒,琼便硬是要和我比比谁的头发长,我扑哧笑了出来,因为他们都好随意,好开朗。

       那时候我留着长长的及腰的头发,象海藻一样的散着。

       树说那头发有多长,爱情便有多长。所以,这些年来我未剪过,仿佛那就是一条定论,只要遵守了就不会被推倒,我们是迷信的。

       我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他们活得放纵而潇洒,沉溺而感性,我以为他们都是不懂事的孩子,却不知道原来他们活得如此深刻。白天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晚上聚集在这里天南地北,似随意却不失方向,似乎每个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们其实很有思想。

       她们中间,是LES的极少。树是特别的,却又是平凡的,因为没有人质疑这样的爱情,没有人反对树的坚持,我在他们眼里就是树的女人,这一切不需解释也不需遮掩。

       我能感觉出来树是受众人瞩目的,人缘很好,她说做生意,靠的就是人缘,不然非得倒闭了不可。或许是出社会比较早的缘故,她处理各种人际关系都游刃有余,当然这也许还跟她的家庭有关系,毕竟她父母都是社交很厉害的人。

       她说没吃过猪也看过猪走路,慢慢就“油嘴滑舌”了。我说我这辈子也不能修炼到这个地步,树说我要是到了她这个地步,她会很忙的,因为到处是苍蝇蚊子。

       后来我问树,为什么那个女人整晚都凶不啦叽的瞪着我,是不是她欠了那女人感情债?

       树说这种事情多了,很多朋友都是因为这样失去的。以前小不懂事,大多数都没有来往了,后来想想也没必要那么绝,大家好歹那么多年的朋友了。

       我说:“那我是不是算幸运的?”

       树说:“那确实~~~就象唐伯虎只想点秋香”然后我们一起大笑,这个比喻真是滑稽。
       2002年八月,我参加了教师招聘考试,9月底,到贵阳一所中学教高中英语。并不觉得那张文凭有多好,但起码它让我轻松获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还算是没有白费那四年的光阴。

       正式教课的前一晚,树带着我逛遍了所有商场,购置所谓的职业装,说是毕竟为人师表,不能再是满身孩子气,着装同样需要表现智慧。

       我不知道那是怎样一种论调,只是跟着树走,试穿她觉得OK的衣服,拎她觉得相称的包,尽管我们不是一种风格,但树总能抓住我的特点搭配适合我的一切,不得不承认她有这方面的天赋,以至于后来她开始涉及服装业,那是树的喜好,只要喜欢就可以亲手为之。

       我从试衣间出来,看着镜子里穿一身正装,看似精明干练的女子时,突然觉得有些伤感,是呵,不再是学生妹了,属于我的纯真年代在眼泪与幸福相伴下结束了。

       花季雨季都不再属于我们这个年纪,二十三岁,是人生另一个旅程的开始,身边的一切都变了,包括自己,只有站在我的身后,和我一起出现在镜子里的树,始终如一牵着我的手,我们都在经历着长大与成熟,再寻不着惜日的稚嫩与天真,可那双手,依然那么温暖和坚定,第一次感到永远离我这么近,近到触手可及。

       我看着镜子里的树,任何时候,我都想把那脸盘轮廓、眼睛、鼻子、唇,还有那纠结的眉牢牢印在心里,树微笑的看我,眼里有暖暖情意。

       我这样的装扮,还是你最初的梦吗?

       我长长的头发已扎成马尾盘起,还是在你心里缠绕的藤吗?

       我不再是你初初认识的乖乖女;

       不再是那个穿着少女衣裙平底鞋的学生妹;

       不再是你眼中脆弱得风都可以卷走的弱孩子。

       可我依然还是那个需要你的疼爱,靠着你的爱情而呼吸的傻瓜......

       大街上、人群里、斑马线,仍是依赖你的手,给我方向;

       餐厅里、小吃摊、快餐店,仍是以着你的口味填饱我的味觉和肚子......

       我好象长大了却又一直没能真的成长,因为有你,始终在身边。

       不自觉的伸出手,勾勒镜子里树的轮廓,心里有句话想要说“我,真的真的很爱这个人。 ”

       “又开始发呆,怎么那么喜欢发呆啊?”

       树走上前拍拍我的脑袋,那么宠爱。然后拉着我进试衣间,随手带上了门。没有语言,也没有对我的装扮表示赞赏,只伸出食指轻轻抬起我的下颚,温柔的吻了我,那么轻那么柔,我象极了玻璃娃娃,就被她那样温柔的捧在手心,深怕力道大了就碎成片,散一地。

那个吻漫长得几乎让我窒息,当树的唇离开我时,才发现脸颊好烫,那个吻是暗示她很喜欢这个样子的我吗?应该是吧?!我脸上漾出幸福的花......

       “你,是我的甜蜜爱人。”  

       拎着那些标志着我已属于社会青年的行头,出了最后一家店门,已是华灯初上。抬头仰望,今夜有繁星,难得好天气。

       我问树:“哪两颗星才是我们?”

       树说:“我们是同一颗,一起亮一起暗,是生命共同体。”

       树开始着手和琼一起开服装店,很忙很忙,忙着请师傅装修门面,又忙着进货...那段时间我们很少见面,偶尔见到不过是一顿饭的长短。

       我开始了我的教师生涯,初初就带高三,因为原来的老太病了,我愣是被硬着头皮拉上讲台的。说是暂时带三个月,老太回来我就下,带高一。

       说实话,尽管我的试讲,得到很高的分数,但是要带一个毕业班,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没有底气。那时候觉得这么灾的事也可以发生在我身上,真是绝了!

       我在给树的电话里说我怕上那讲台,整个人都抖,万一闹了笑话,就完了。

       树在电话那边笑了“就想着我也坐在教室里吧,当初我那么调皮的学生都被你搞定了,还怕什么呢?”

       我跟着树的节奏做深呼吸...我其实是怕那群孩子的。

       和那群孩子在课堂上交流,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困难。至少,他们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刚出校门就端着书本教书的菜鸟而为难我。出人意料的是,我们很谈得来,第一节课,全用来吹牛摆谈了,我想要是校长知道招了这么一个误人子弟的新手,肯定后悔莫及。

       也许是因为我年纪轻,他们并不讨厌我。总是很好奇的问我的大学和LOVER。呵呵......这群可爱的孩子,毫不羞涩的向往着爱情,哪象我们那会,多傻啊?  

       有个大男孩叫筑,说是因为生在筑城贵阳的缘故,所以取了那名。开口便叫我们“小老师”,听着还真别扭,就象班里负责学习的小班长。

       “小老师有男朋友吗?”这孩子,我没料到第一天就被拷问,有些缓不过劲来。

       “小老师那么漂亮,肯定有!”

       “是不是很帅?”

       “大学里认识的吗?”

       “那他现在在哪?”

       “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被这群快乐的宝贝一麻袋的问题问得发昏,至尽仍记得那场面有多热闹,教导主任都来门边做“镇压”了。

       我的高中时代,是这样的吗?

       不,我们那时候都是“沉默”的孩子呢!

       还好这个班的英语底子不算差,可这也表明了要求我的水准要很高,不然就得闹笑话。我的神经始终是绷紧的深怕哪天不小心发错了一个音便成了魔鬼小孩的笑柄。

       在这群孩子里面,我真的有看到树的小影子,那么酷的坐在角落里。那么沉默又那么不削一顾,不止一次被我看到在教室抽烟,不止一次打架被抓进教导室,也不止一次被请家长,却从来没见过她的父母。

       她是个比当年的树还让头疼的小恶魔,每次都可以把我气得半死。说她沉默吧,可总在课堂上找我的茬,那段时间觉得自己要疯掉,我有那么惹她的厌吗??????

       国庆树也没有和我在一起,去了广州又去了香港,为了寻找最满意的货源。

       我在家陪了我母亲整整一个星期时间,逛街、散步、聊天、晨练都陪着她。

       我知道这样的时候并不多,因为工作,也因为树,我的时间几乎被瓜分,留给我母亲的实在很少,这点让我一直感到内疚。她从未埋怨过我,却每天都叮嘱我回家吃饭,说外面不卫生,营养也不好。所以,我总是尽可能的回家吃饭,尽可能的跟她多说点话。

       一个人是孤单寂寞的,何况我的母亲为了我已经独自一人走过了漫长的二十年。所有心血都倾注在我的身上,做个老师,算是如了她的愿,让她吃的定心丸。

       妈妈,您该过自己的生活了,因为您的女儿已经独立已经长大了。

       我给我的母亲洗脸,然后给她洗脚,她总是一遍又一遍的感叹着“有这么个女儿,这辈子值了”

       看在眼里,听在心里,妈妈,我不想让您再为我操心,也不想让你失望,可是妈妈,我心里真的好害怕,怕有一天你会因为我的种种而心寒......

       10月8日,我的生日,树在下午才出现。

       每次与她分开,都会很想念很想念,总是喜欢她抱抱我,花段不算短的时间,就这样抱着我,是种习惯也好、爱好也吧,总之我就是那牛皮糖,就喜欢那么的粘着她。

       树知道我过生日时候从不请朋友吃饭,也肯定会在家吃饭,因为在我母亲还活在这个世上,做女儿的就没有资格过生日,我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二十三年前的今天,我母亲那么疼那么疼的生下我,我啼哭她才笑,生日,应该是母亲的,不是我的。

       树在家陪我和母亲吃晚饭,我们很融洽也很开心,总觉得我们三个在一起生活也很幸福,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我的母亲依然那么的喜爱树,她象母亲的第二个孩子一样,可以撒娇可以耍赖,我们在母亲眼里就是一对姐妹花。

       饭后树洗碗,我擦桌子,妈妈说:“谁要娶了树会幸福一辈子。”

       我说:“妈妈,我也会幸福一辈子!”我的母亲笑着拍拍我的肩,笑的欣慰。

       只是,她不曾明白我话语里的含义。所以,才笑得那么开心......

       树看了我的眼里又歉疚,我知道,她是心疼我母亲的。

       我们陪着母亲看电视、聊天,直到她困了,入睡。

       树说带我去个地方,过生也得有个礼物。

       那是在城南的一套新居室,开了门,树说进去吧,里面都堆满礼物。

       我怀疑,却又期待。

       树已搬出来住,这是她父母给她买的房子,说是万一树找了个没钱没房又喜欢得要命的男人,结婚时候就可以派得上用场。

       树说这个的时候,眉毛一扬,笑得很讽刺,觉得这个他们到挺关心。 版权归http://www.15880.com所有
 下八篇:  上八篇: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七)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八)
分手快乐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五)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四)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三)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二)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
女勾引者手记之二
女勾引者手记之一
请继续画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的回复如下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回贴注意:
1.谢谢用户您的的支持!汉字是丰富多彩的,请一定用文明的词汇,书写les相关的文章.
2.注:发布一条奖励Love2,如果你是15880会员奖励 4,乱发或重复发将扣除100~1000不等.
3.发表评论内容请控制在 3000字以内.
 
回复内容:
  ↑TOP
http://www.15880.com 15880拉拉交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