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80网站首页  Les交友  爱情诊所  心情日记  Les照片  排行榜  许愿池
2006年2月7日到今天,15880走过11年多的时间,不忘初心,会一直坚定走下去!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二)

发表时间:2021/6/30 10:55:08 已被阅读 839 次 (评论 1 条,查看 / 发表) 作者:释然1136
我看着树高高的身影渐渐变成一个点,又渐渐消失......趴在桌上哭了一气,同车间的都是学生(这是学生专列),有个上海理工学院的女孩子在我耳边说了句:“你男朋友真帅!玩多少年了?”我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因为没有答案......

       宇来车站接我,他牵我的手,这次我没有拒绝,明显感受到宇的喜悦,我也抛开所有不愉快,跟着他走,跟着他笑。

       又回到了这个校园,其实它满符合我想象中大学的样子,宿舍里的姐妹都比我到得早,看着宇帮我拎行李进寝室,都默契的起哄要宇请客。宇欣喜的答应了,是的,很多人庆祝了我们爱情的开始,而我,兴许从一开始就背叛了我们的爱情,在心里的某个地方,始终等着一个不可能的人来弥补空缺。我害怕这样的提醒,也故意忽略着这些感触。装得很幸福,至少宇全心给了我他力所能及的幸福与快乐,我感动并内疚着,幸福并忧伤着。

       树偶尔会给我电话,那边总是嘈杂的声音,我依然常常无法听清楚她在说什么,每次都是以无法继续而挂断电话。我们好象又回到了大一上学期一样,不怎么联系,亦或者是害怕联系了吧。  

       四月一日,愚人节。大家都小心提防,深怕当了傻子,成了笑话。我接到树的电话,树说她在我学校大门口,要我出去接她,我死活不相信,还一个劲说我又不是傻子,傻子才相信。

       树急了,就把校门旁边有什么统统描述了一遍,我半信半疑的来到了大门口。被一个电话点起的期待,在我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落空了。

       我有些生气这样的玩笑,正要打电话骂树一通呢,树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我的身后:“别打了,当面骂吧!”我转身看见树的脸,还有那笑容,突然觉得委屈极了。树敲了敲我的脑门:“我从来不骗你!”

       树的出现太意外,我象做梦一样的快乐着,前一秒还离我遥远的人,下一秒就出现在身边。树只挎了一个小的行李包,这让我想到了我出门时候大包小包一串的样子,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看见我高兴得合不拢嘴拉?”哎哟,真一个臭屁大王!我给宇打了电话,让他马上出来,树来看我们了。宇从未见过树,却对她很熟悉了,因为在他为我做什么事的时候,我都会随口就说:“要是树,会做得更好!”

       宇很快找到了我们,跟树热情的打了招呼,还吹了个赞美的口哨“果然名不虚传!”树有些吃惊宇的熟络,客气的笑了笑。宇要替树拎包,被树礼貌的拒绝了。宇习惯性的牵着我的手,边和树聊天边带我们去了他朋友开的餐厅。

       那是一个环境幽雅又不失时尚的小餐厅,因为是下午四点,离吃饭时间还有些早,所以客人很少,我们选了离窗最近的地方,本想和树坐一边的,树似乎没有那个意思,径直把包放在了身边的空位上,我们三个人面对面的坐着,树一边,我和宇一边。

       “终于见着你了!这丫头每天都在我耳朵边念叨树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棒,我都快吃醋了!哈哈”宇是个直爽的人,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他并没觉得这样的话,会有什么不妥,应该说,他根本就不会觉得树对他能构成什么威胁,不会是情敌也不会是青梅竹马,更何况还是个女的,就算再帅也没有威胁性可言,想都没想过。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有些尴尬,也许是因为人们常说的“心里有鬼”的缘故,树却象没有听到一样,再自然不过。

       “嫂子人漂亮交的朋友也帅!小弟我今天又饱眼福了。帅哥,喝什么?”老板森---宇的哥们一来就热情的招呼着,他口中的嫂子是我,帅哥是指树。”

       就知道你小子要认错,人家是美女,要不是蕾给我提过,我保准也一样认错!”森惊讶于树是女孩的事实,一个劲SAY SORRY。又感叹着树比男人还有型的外表,直呼受到严重打击,树很快和他们熟悉起来。

       树后来说他们都很可爱,至少有这样的朋友会很愉快。森的加入,让气氛更活跃,闹着说要以酒会英雄,说树是个人物,得好好干几杯~~宇也跟着起哄,于是我们换了位置,宇和森坐一边,专管点拿手菜,树和我坐一边,那可怜的包被挤在了角落。

       森亲自下厨给我们做了满满一桌子他的拿手菜,后来又加入了几位宇和森的朋友,大家七嘴八舌的说因为树的到来,为这个小店添了道风景,再怎么说也得表达一下感激之情,其实就是变着法的要喝酒助兴。

       他们始终没有把树当做女孩子,相见恨晚的称兄道弟起来,树很快就融进了大家的热情招待中,滑酒拳、喝酒,说笑,这是我不曾看到过的树,那么开朗那么能侃,又那么合群。好几次我都想替树喝酒,树拒绝了,我给她夹菜、递纸巾她都会故意避开,似乎很不喜欢我为她做这些,忙着和其他人说笑,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是透明的,象不存在,甚至象一个她极力要避开,极力要划清界限的危险人物。

       我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我心里开始有了小小的不快乐。喝个人仰马翻,摸不着东南西北,才叫爽~~他们说飘飘然的感觉真好,就象漫步云端。森他们一个二个东倒西歪,宇因为有责任在身,没敢喝醉,因为还要管我和树呢,树也没有醉,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些发昏的。我们走的时候,她走路有些打偏,宇让我扶着树,他去拦计程车。我们去了森在外滩的公寓,森说住那比住宾馆安全,反正空着也是空着,而且保证可以看到很美的外景。

       森的公寓在19层,以前我来过两次。森的全家都是生意人,用森的话来说就是各有各的爱好,各做各的行当,谁也碍不着谁。看多了森奢侈的生活,突然会发很多感慨,中国的贫富差距实在太大......至少与森相比,我这样的就是名副其实的穷光蛋。

       宇把我们安顿好,千交代了万交代,才舍得走,深怕我们被拐了一样。树说他是个好人,这是最老土的表扬吧?宇走的时候在我额头亲了一下,小声的说了句“晚安,好好照顾树,她今天喝得不少。”树从洗手间出来碰到了我们如此亲密的一幕,我和宇都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树摆摆手:“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然后进了卧室。

       送走了宇,我去卧室找树,树站在落地窗前看夜景,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她没有回头看我,只问了一句;“宇走了?”“恩!你不应该喝那么多酒!我去给你倒水。。还是泡茶吧,茶比较解酒”我一个人叽里咕噜唱独角戏,没人搭理。我去给树泡了茶,端到树身边,她没接...

       “我不想喝”

       “喝点,会舒服些。”

       “跟你说我不喝!”

       她不耐烦的推开了我递到她嘴边的杯子,因为我矮她很多,也没想到她会用那么大力气,杯子打翻在我前襟,然后摔在地上,碎了。开水烫到了我,没有跳开也没有叫,不是因为不疼,只是因为心更疼......

       树没想到她的一推,会烫伤了我。手忙脚乱的为我插洗、敷牙膏,还好衣服穿得不算薄,只是手被烫得红肿了。我依然一声没吭,看着她为我手忙脚乱、看着她焦急、委屈的眼泪扑扑直掉。

       她问我:“还有哪疼?”

       我说:“心疼,我要睡了!”

       甩开她的手,进了隔壁卧室。树靠墙蹲了下去,没有来拉我。我知道她内疚,知道我疼她比我更疼,因为除了母亲,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可是今天她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伤了我,我觉得好委屈。我也想要发脾气,我也不开心,那我怎么办??????  

       我没有开灯,也没,心里难过得紧,却也想知道树睡了没有,她喝了那么多酒,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多想出去看看她,可是手上的疼痛又提醒“其实我很生气”这样的事实。

       才到第一天,就发生了不愉快,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自己跟自己较劲了又半个小时,始终没能打消想去看树的念头。

       轻轻开了门,树就靠坐在门边,昏昏沉沉。她就这么一直守在门口,没有一句要我原谅的话,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就这么坐着,兴许她就那么的笃定我会出来,就那么的笃定,我会原谅就算她一声不吭。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她没有抬头,只是试着拉我的手,要我蹲下。

       我顺了她的意干脆坐在她的身边,我永远无法拒绝她对我的任何要求,而她永远都可以这么笃定这一点。
       “很疼吧?”  

       “已经不......!”我话还没说完,树就突然紧紧的抱住了我,把头埋在我的颈窝里。那哭泣声极小,可在那么安静的空间里,声声敲在我心里,第一次看见树哭,第一次觉得她好脆弱,让人想要把她捧在手心里。树用力的抱着我,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这么贴近的拥抱,就好象一松手就会失去一样。  

       “我......爱你!”也许是因为酒精作祟,也许是因为太多情绪压抑得太久,也许是因为宇走到哪都牵我的手,也许是因为最后宇在我额头留下的那个吻,树终究还是说出了自己一再努力要忘记的三个字。

       我们之间所有的伪装,所有所有想要瞒天过海直至彼此忘记冷却的感情都因为这句话的挑明而赤裸裸的摊在了我们彼此面前。那三个字,对我的撞击很大,我始终以为一切会过去,一切都只是错觉的暧昧,都成了真实存在。

       爱情早在很久以前就生了根,发了芽,骗得了自己骗不了心......我喜的是树的爱情给了这样一个平凡的我,悲的是我们从此再不是朋友那么简单,我们最终还是没能躲过命运的捉弄......

       “我想过千万遍他牵你手、亲吻你的情景,我以为自己有那个接受能力,所以来看你们相爱的样子,看到了,图个死心就不会那么想你。但我真的做不到让别人把你抱在怀里,我只想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树在我耳边喃喃说着,我哭,她也哭,我们都同样埋着这感情太久太苦了,若树不说,我永远都不会提及吧?

       “想爱却不能敞开心去爱,牵手亲吻本是属于我的,却因为我是个女人,我什么都不能!看你们笑,看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爱你,我还要装的一点也不在乎。我好累,太累了......”

       相信这世界上,此时此刻,也有很多想爱却不能爱的人象我们一样相拥而泣,也会有很多很多人排除万难死也要在一起。这样的感情,该如何在夹缝中生存?而我们的爱,又该如何继续?

       千千万万人群里,一个唯一的我遇到了独一无二的树,悲的不是因为时间不对,不是地点不对,而是因为我们是同性,时间和地点可以改变,却改变不了同为女人的事实。这与努力没有关系,与用情多真没有关系,就算这份爱重得苍天都落泪,深得上帝都动容,也无法得到成全与宽容。

       痛快的哭过一场,总比永远不能启齿来得痛快。若不能长相厮守,宁可一夜癫狂。没有明天没有关系,就算飞蛾扑火我也只求这一夜把干净的自己完完全全交给那个最爱的人,除此以外,我再没什么礼物足以用来回报她给的珍贵爱情!我的唇疼惜的、颤抖的沿着树脸盘的轮廓轻吻着:那从不曾解开的深锁眉头、高傲的鼻梁,那曾经满是我身影的忧郁眼眸,还有那说过爱我的唇......

       “爱我,就这一晚,好好爱我!”我用颤抖的声音要求着。树有些迟疑,我感觉到她想要逃,她不想一夜把一切都烧成灰,可是我没办法给她恋爱的甜蜜过程,没有办法背弃一切而和她在一起,我们都明白,谁也给不了谁幸福,谁也给不了谁永远。

       我没有给树逃走的机会,因为过了今夜,我们再不会有勇气坦诚相对。我知道她想逃是因为怕伤害了我,我笨拙的吻摧毁了树最后的理智和防线,她清涩的吻雨点似的落在我的额上、脸上、颈上......树颤抖着却温柔的手,紧张的褪去了我的衣物,我们听见彼此急促的呼吸声,在我赤裸裸躺在树长长的睫毛下时,我胸前的链坠上有了几滴眼泪温烫的痕迹,那几个字母在昏暗的房间里,闪着耀眼的光芒,那眼泪滴在我嘴唇上,苦海里翻出的疼痛,顺着我的嘴角流进我的左心房,烧成印痕......

       我身上每寸肌肤都留下了树亲吻过的痕迹,每一次她吻我时的温度和感觉都深深的记在了我身体的每一个毛细孔里,就在今夜,我最爱的人――树,让我以另外一种方式从女孩变成了真正的女人。我们把最好的自己都给了对方,没有任何遮掩与保留,当树疲惫的压在我身上时,用力在我的左边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刺心的疼痛让我喊出了声,“我在你身上留下印记,要你看见它就会想起曾被我深深爱过。这辈子,我只伤你这一次。”树在我耳边喃喃的说着,我也向她左肩膀同一个位置用力的咬了下去,直到渗血才松口“我也要你记得,你曾经怎样的属于过我。这辈子我也只伤你这一次。”树从我身上移开,把我拉进她的怀里紧紧抱着,虽然没有象我一样疼得喊出声,可从她抱我的力度,我知道她在忍耐那份刻骨的痛。痛了才能印得深、记得牢,我们象两根妖娆的水草,这样紧紧的纠缠了一夜,我们都默许着天亮以后,一切成空。

       “我想我不会忘记你,但是必须离开你。只要还在身边,就不能管住自己不去爱你不去要你,甚至会想要不顾一切在一起。但你和我都不可以这样自私,会伤害到身边许多许多人,特别是父母。

       我们都默契的选择了放弃,没有埋怨也没有背叛,有些爱情只适合放在心里,就象我们的爱。虽然很多人会说这是荒唐的游戏,嘲笑甚至鄙视它,但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从最开始认识你到不可救药的爱上你,这个过程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会了解这一路走来,存了多少依赖和倾注了多少爱。

       我这一生最大的惊喜与幸福莫过于遇见了你,虽然爱得忧伤,但却刻骨铭心。我想我有那个能力给你幸福,却没有资格光明正大的爱你,我曾经不止一次的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男人?而这些埋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现在也不再问了。原以为可以沉默着过下去,不说爱,也不提想念。

       短短的一个晚上,我们把恋人之间要走的步骤都走完了,表白、心悸、喜悦、悲伤、疼痛、拥有、无奈到最终的分手,每一步都投入了太多。

       我不后悔爱过一个女人,也不为爱过一个女人而感到可耻。因为这个女人,我心甘情愿成了最幸福也最悲哀的人,深深的体会了什么叫笑着哭。送你的链子,“SHMILY”代表“SAY HOW MUCH I LOVE YOU”,聪明如你不是猜不到,只是不敢去猜。至于我想要你送“时间”给我,是因为我希望能拥有你一辈子的时间,事实上这是一种奢求,我最最得不到的也是它。傻也好,痴也好,太多事情我只能如此。

       分手的人都会说让对方忘了自己,可我不允许你忘记我,没人能取代我们之间的种种,我名字、样子都要牢牢记在心里,让我换一种方式永远和你在一起。

       代我向宇说声抱歉,没能当面谢谢他的热情厚待,尽管我千万个不愿意把你送到他身边,但是我没有选择的权利。我知道你醒着,甚至知道我在给你写信,没有足够的勇气再看你,再抱抱你,也无法开口说再见,好好照顾自己,再见......爱你的树”

       听到关门的声音,我知道树等于从此走出了我的生活乃至生命。没有挽留,也没有上演煽情的告别,依然用我们彼此最默契的方式,送走了对方。

      眼泪不停止,我终于不能控制的大声哭出来,所有的眷恋、痛苦、悲伤都一倾而下,心跟着树走了,身体却留在原地,空空荡荡的游离着。

       从来没有这么放肆的哭过,在这个雾蒙蒙的早晨,我的哭声撕心裂肺......我当时所不知道的是,我在门内哭树在门外哭,仅仅一道门,隔着我们同样难以再控制的悲情。

       在这一年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让树流那么多眼泪,因为一直都在努力的要她经常笑,我甚至没有想到过,在这么年轻的时候会觉得心好累。

       树离开我,我告诉自己,要好好生活,带着左肩上那个印记好好的生活。也许不能给宇所谓的爱情,但至少我尽力的感激着他给我的幸福。

       只是每次在宇想要吻我的瞬间,我都会不由自主的躲开。为此,我们吵过很多次,因为宇发现了我太多的不愿意,就象牵手,就象亲吻......他说我变了很多,变得阴郁而沉默,变得冷漠而难以捉摸,每天都心事重重,想要贴近却总是远离。我也发现了自己的改变,还有那许多许多和宇在一起的不自然。本是恋人,亲吻牵手甚至更亲密的接触都是情到浓时理所当然的本能,而我在宇面前却丧失了这些本能,或许说是丧失了爱别人的能力。

       几乎近半年的时间,我都再没有树的任何消息,我曾好几次忍不住打电话给她,听到的都是“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请查证后再拨”,她比我决绝的多,就象她一直比我坚强一样。说消失就了无音信,说离开就象隔了天涯。

       那个暑假我没有回家,尽管我很想念我的母亲。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不再象从前一样容易开心容易笑,看书的时候老走神,睡觉的时候总是睁着眼睛发呆,每天昏昏沉沉的游荡在这个我曾经认为是最有活力的校园。宇在我耳边说话,我常常听不到,他总是耐着性子重复着一遍又一遍。

       我留在学校太多原因是害怕触景伤情,害怕到想念我的母亲想到直掉眼泪也不敢回去。那里有太多我和树的记忆,每一条路都有我们留下的身影。家外的巷子树曾无数次在那等过我,家里客厅、沙发、碗、筷子和水杯,都有留有树的痕迹......那会是一种可怕的提醒。虽然不是冲动的孩子,却一直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真实的感情、其实那个时候太担心有天这种心情会崩溃,我会不顾一切的去找树,就算是求,也要求她留在我身边。因为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梦外,我总能听见一个声音催促自己去把树找回来,那声音象魔鬼的咒语,让我恍惚。太想念一个人,会患上一种叫失心症的病,而我已病入膏肓。

       那个暑假,宇带我去了海南,他说海的宽阔会让我好起来。海南的海跟上海的不一样。它纯洁得不染一点尘埃,那么晶莹,那么美。

       我们住在海边的旅馆,宇每天都坚持一大早就把好不容易才入睡的我抓起来,看日出。我这辈子一连十五天看了十五次日出,宇说每看一次日出都会多一点乐观和幸福,我虽然积极的配合他的好意,却看不出那有什么区别。

       在海南的第三天,看到白色的海鸟在蓝色的大海上忽高忽低,我忽然哭了起来。宇把我抱在怀里,轻轻拍着我的背,担心的问是不是他哪里做错了,他说他会改。

       于是我哭得更厉害,因为突然发现,不管是树、我还是宇,我们都是最悲哀的人,一个想爱却更想保护所爱的人,一个想爱却没有勇气去承担,而另外一个,总在别人的爱情里演着自己最最入戏的独角戏......

       那海鸟瞬间落水有瞬间飞起,是不是因为爱人在海里?所以不得不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就为与所爱的人短短那几秒的相对?

       从何时起,我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从何时起,宇也承受了我和树之间爱情的伤害?

       宇让我对着大海喊出心里的不快乐,用全力大声喊,那样的风,那样的云,还有我那样大声的:“我爱你”,周围的人都寻声看过来,宇高兴的大声回应:“我也爱你,永远爱你”有人为我们鼓掌,有人吹了口哨。

       这本是最最幸福的时刻,我却伤心的落着泪,那句话是给树的,不能说出口的爱,我利用了这个环境利用了宇,向世界宣告着。我的坏我自己都不能原谅,我伤害了一个本是再好不过的男人。  

       宇因为我的一句本不属于他的爱情表白,兴奋得又唱又跳。看着围在身边逗我开心,逗我笑,全心全意给我幸福的男人,我不止一次的痛恨自己的自私。我多么希望开朗、阳光的宇能用他温暖的爱情把我从那偏离了的感情轨道里脱离出来,我也想要重新开始,忘记树忘记那晚她曾怎样的爱过我,忘记她的每一滴为我落的泪,所以一直拖着他不肯放手,利用着他的爱情和天真......

       爱会让人变成傻子,我们都是被爱情玩弄于掌心的傻子。  

       傍晚,我趁宇在和他父母通电话的时候,一个人出了旅馆。我开始一个人漫无目的乱逛,进每一家特别的店,看每一样特别的东西,却不买任何一样,因为没有想要拥有的欲望,也因为没带一分钱。

       我在闲逛的时候,宇发了疯的到处找我,因为天黑了也不见我的人影。他怎样的焦急和担心,我没能知道,手机也没带,我是两手空空出门的。本想着只呆一小会儿,却不知不觉走了太远。等我再回到那间旅馆的时候,我看见树颓然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才意识到自己让宇担心了一晚上。

       他没有责怪我任何一句话,只是紧紧的抱着我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真害怕你一去就再也不回来了。”

       宇说害怕我的离开是因为他感觉我终有一天会突然消失不见,一辈子再寻不着。

       原来他也没有我想的那么乐观,至少他并不乐观他的爱情会永远幸福,因为我这些日子以来奇怪的种种表现,给了他如此预感。

       那一刻,我不再忍心拖着宇一起受罪了,也不再想要他的爱情拯救我了,因为树的爱情是我喝下的没有解的毒药,除了树无人能治。

       因为这样的爱情太尖锐,会灼伤自己,还会灼伤那些无辜的人。

       这世界留给它的空隙太小。而我们,不仅仅是相爱就可以。

       因为活着大多数时候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

       轻轻的推开宇,我欲言又止。宇似乎感觉到我有他不想听到的话要说,逃避的、装做毫无觉察的牵起我的手“进去吧,走了那么久,累坏了我会心疼的”可是啊,宇,你也累坏了吧,本是我也该要心疼你的,怎么我显得那里力不从心呢?

       宇让我坐在床边,然后打了一盆子热水,给我洗脚。我缩脚,他没有说话的、霸道的坚持着他的动作。

       我说大夏天的,不用洗热水。

       他说听他妈讲,女孩子用冷水洗脚容易落下病根,他宁可现在勤快的,才不要以后娶一个有病的老婆。

       他温柔的为我洗脚,不停的在说话,象是对我说又象是自言自语,中间都不肯停顿,深怕别人打扰了他似的。

       我不忍的看着这个人前骄傲的男人,因为一分怎样的爱,蹲在我的面前,为我洗脚,为了他以后的老婆可以做一切事情。

       我试问自己,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宇,我忍心丢弃和伤害吗??分手两个字,在此时此刻还说得出口吗?不得不承认,宇是聪明的,他知道这样做我会心软,会不舍,哪怕没有爱,只要呆在他身边就好。  

       上辈子,到底是谁欠了谁的感情债?这辈子让我们一起赔偿?

       我明显感到那双手在轻颤着,那鼓作无所谓的声音有些嘶哑,宇用毛巾帮我把脚擦干,不容许我的拒绝,扶我躺下,给我盖好被子“好好睡觉,明天会更好的”

       他去了洗手间,哗啦啦的冲水声音持续了很久,我隐约听见哭声,极力压小,却又有些失控。

       为什么?为什么树曾经为我这样哭过,现在宇也这样?

       我想问问苍天,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一个我爱却不敢爱,另一个不爱却不忍离开,非得要弄得如此悲哀,才是属于我的风景吗??

       一直都是宇睡沙发,我睡床,他一直都在把最好的给我。

       我假装睡着的听着宇从洗手间出来,走路、喝水、关灯,直到他躺在沙发上,已是夜了,又是一个深夜的来临,我们都无法入睡,却都假装睡着。

       看着窗外繁星点点,哪一颗是树?哪一颗是我?宇又是哪一颗呢?树是最亮的,我是最小的,那么宇呢?是最微弱的吗?

       一直把爱努力传达,却难以超越树的存在来到我身边......尽管牛郎织女隔着长长的银河,相思一年才换见上一面,人生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等待,但至少他们的爱情得到了所有人世世代代的祝福,成为一个不老的传说。而交织在我们三个人之间的爱,一份见不得光,一份苍白无力......  


       我感觉到宇向我走来,轻轻躺在我身边,从背后抱紧了我“就这一次,让我抱着你睡好吗?”没有过多的要求,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抱着我睡,我无法拒绝,哪怕我只想要树一个人把我揽入怀里。做为我的男友,宇自始至终得到的太少太少,原来在爱情里,付出与收获并不一定成正比。
  
       窗外依然宁静祥和,谁会在乎今夜,我们谁是谁的以后?谁又为了谁哭了一整夜?谁又在心里等着谁? 版权归http://www.15880.com所有
 下八篇:  上八篇: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三)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四)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五)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七)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八)
分手快乐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
女勾引者手记之二
女勾引者手记之一
请继续画
五月烟火
五月烟火
时间在行走,而我们留在了昨天
这些都不再有你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二)的回复如下


有真爱吗 发表于:2021/7/2 21:48:52
这是我读到的第一部拉拉小说!当时哭的稀里哗啦~如今已记不清里面太多了~只记得树这个名字!也一直希望有这么一个她能出现!却也是至今几十年了皆是空~很希望再次看到完整版的这篇天堂树悲剧作品!可惜搜不到了~爱一个人真的只希望她好就好!祝福姐妹们能永远开心幸福吧!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二)回贴注意:
1.谢谢用户您的的支持!汉字是丰富多彩的,请一定用文明的词汇,书写les相关的文章.
2.注:发布一条奖励Love2,如果你是15880会员奖励 4,乱发或重复发将扣除100~1000不等.
3.发表评论内容请控制在 3000字以内.
 
回复内容:
  ↑TOP
http://www.15880.com 15880拉拉交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