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80网站首页  Les交友  爱情诊所  心情日记  Les照片  排行榜  许愿池
2006年2月7日到今天,15880走过11年多的时间,不忘初心,会一直坚定走下去!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

发表时间:2021/6/26 17:45:20 已被阅读 910 次 (评论 0 条,查看 / 发表) 作者:释然1136
今天朋友心情不好,他放了一首歌给我听——《哭沙》

       他是一个一直在漂泊中生活的人,我对他的了解不多,不过当这首歌的旋律响起的时候,我知道他也是一个有着很多故事的人,虽然他的故事我并知道。

       听着这样的歌,也让我想起了很久前看过的一篇我未看完的文章。

       是一篇关于LES的文章,记得初看这篇文章时候的我还在电台工作。

       只要是值晚班,我都会去百度找一些情感类的文章,因为我感觉大多的爱情都是一样的,只不过里面的主人公各有不同。

       当然这篇文章也不例外,只是从初看开始我就一直流着眼泪,文章很长,我只看了前面,却让我整整哭了一夜。

       我并不认为LES的爱有何特别,只是她们的情感道路要比一般的爱情走的更加的艰难。

       借着《哭沙》也把这篇特别的文章也一并记录下来。

       让我们来共同感受这样的一份爱...一份特别的爱...一份刻骨的爱......


       树离开我已有两年多了。在这两年里,一年我全用来发呆,以为只要思绪停止、心停止,一切都还会和从前一样,于是,我象个植物人一样生活了整整一年,不再关注内心以外的世界,每天都沉浸在有她陪伴的国度,重复的做着自欺欺人的美梦,重复的看我们的照片、我们的信,还有树留给我的太多太多承诺与爱情誓言。。。我也曾自杀过,妈妈救我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眼泪滴在我脸上的温度与重量。后来妈妈告诉我,我没有自杀成功,却让她也死了一次。她为我哭泣了整整一年,待我再次注意到妈妈的脸时才发现她变得有多么憔悴,在这一年里,我的妈妈,绝望过又那么坚定的相信着她的女儿会清醒过来。。。而我在给了她无数次失望之后慢慢苏醒。后来的一年,我用尽了全部积蓄,重复了曾经和树一起走过的旅程,每一个我们曾留下脚印的城市、旅店、小街、餐馆、海边,为了纪念也为了重新开始,我的母亲,再也无法承受女儿的呆滞与痴傻了,树也在天堂为我落泪了,这所有所有的一切真实与虚无,都在告诉我,必须重新站起来,好好的生活下去,为了爱我的和我所爱的人。不许哭泣,也不许悲伤,幸福,从最初到最后一直伴我左右,树的笑、树的声音和爱情,永远永远和我在一起......

       现在的我已27岁,单身,也没有再谈过一次恋爱。除了爱树,我再没有爱别人的能力。妈妈说,只要我好好的生活下去,结不结婚无所谓,恋不恋爱无所谓,好好的活着就好。也许她也不得不象过去与现实低头,或许她也难以忘却树的存在给她带来多少快乐。树给我的最动听的爱情承诺就是“我用我有限而短暂的生命给你无限的爱恋”,而我将用我清涩的文字给树最深的纪念,用我有限却漫长的生命给她最独一无二的爱情......

       1995年的冬天特别冷,我穿了厚厚的衣服,戴了厚厚的帽子,仍觉得难以呼吸.因为讨厌这样的季节,讨厌笨重的身体,我时常唠叨着、埋怨着为什么会有冬天的存在,这是我上高一时候觉得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不为什么,只因为简单。用朋友的话来说,我的世界太过单纯与通直。顺利的进了重点班,以品学兼优的老师评语,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校里的学生会主席。只为了考试成绩不理想而哭泣,却为了太多简单得近乎无聊的事情而开心。无忧无虑的生活,无忧无虑的心,无忧无虑的我,却遇到了一个天生就喜欢皱眉,骨子里满是忧郁的树。不知道是因为爱情的种子先悄悄发了芽还是友情的跨度太宽阔,以至于我们之间有暧昧不明的感情也被说成是因为友情太深。  

       那时候懂什么叫LES?不,我们的字典里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词,即使连同性恋三个字都是敏感话题,谁都排斥也谁都不愿意轻易提起。更别说互相倾吐。所以,友情什么时候变质,我们无从得知。

       树是转学来的,因为家里有些关系的原因,她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这个大家在考场上争得你死我活的班级。也许是因为外表就给人太惊讶与舒服的感觉,我们的班主任刚开始喜欢她极了,原来老师也会以貌取人?呵呵。我那时候从来没这么觉得一个女孩子可以用“帅”字形容得如此恰当。看着她在台上自然的自我介绍,我对同桌说:“牛了!那么一大个,居然不傻气”,同桌回了我一句:“全班就你最傻气!”  

       安排位置的时候,自然不会让树坐后面,因为她轻易就得到了那个老太婆的好感,一米七五的个子,竟给排在了第三排,引起多少人愤愤不平那是必然的。可慢慢的,不仅同学发现,包括老师也发现,这假小子从来不听课!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放学铃声一响就跑了个没影。别提那老太太有多失望,竟然在一次考试成绩下来后,当着全班的面骂了树一句:“绣花枕头一包草,可惜可惜!”

       没有人知道她家是哪的,也没有人能和她说话超过三句以上。来无影去无踪,我开始也对这人失望了。本以为她会是我想象中的“超级无敌美少女”(树后来听到我曾用这么一个恶心吧唧的词来形容她,差点没当掉!)  

       “作业借抄一下”这是树第一次给我说话,我有点蒙了,似乎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因为一直以为,我们是最不可能说话的两种类型的人,八秆子打不到一起,而照后来树的话说,她以前最不喜欢的就是“乖乖女”这种人,看着就憋得慌。“数学吗?我没做!也在等抄呢!”或许也是因为这样一个让她有些意外的答案,让她对我改变了最初的印象吧。是的,我不老实,至少不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好学生,喜欢耍小聪明,也喜欢”装模作样“,树说我是个坏家伙,呵呵,这我承认。  

       从此以后,树再不借我的数学作业,因为我从来不做。从此以后,我们上课都写纸条,中间要经过很多有经手,肯定引起了太多人的公愤。但是,我们见了面从不打招呼,象不认识的人一样,透明的。应该说,她对谁都似乎不怎么感兴趣,独来独往的。树说,当初能给我写纸条,那是我的荣幸,是的,我承认,是我的荣幸,一辈子的荣幸。

       我们在平淡的写纸条生活中,度过了人生最最单纯和幸福的高中时代。没有太多的接触,没有象朋友一样出游,也没有打过几个电话,在一个班也象笔友一样来往着。可是,树说,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了解她,唯一听得懂她说话的人,也是让她在想起的时候唯一觉得安心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让她改观的“乖乖女”,因为我,真的很不乖!

       树没有参加高考,她说她不想考全省最后一名,丢不起那人。而我,顺理成章的,进了上海外国语学院。长长的暑假,树没有给过我任何一个电话,我给她打电话,她总是有很多借口拒绝见面,似乎很忙,又似乎是故意的躲避。其实,我多么向往我的大学生活,我是一个俗人,一个自由的自己谈一场自由的恋爱,这就是我的幸福所在。在我要走的头天晚上,树给了我电话,她话不多,都是我一个人在说,说我的兴奋与期待,说我想要的幸福与恋爱,她只是一个劲的沉默,偶尔说一两句“那很好”的回应话。只是当时的我太傻,没有顾及到她的心情,也更不会想到她会因为我的离开而感到难过和不舍。树,最终没有去送我,任凭我在车站不止一次的四处寻找,我是多么希望看到她来送我,可是最终我还是失望了。

       我不知道,火车开的那一刻,自己为什么会落泪。也许是因为第一次离家,第一次远离我的母亲,也许也是因为,树的没有出现,让我感到了长长的失落与淡淡的忧伤,离别,本就是一件难以快乐的事情。我知道,从那天起,我多了一份牵挂,放心不下一个人,不知道她有没有按时吃饭,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经常笑,更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因为,那个人象蒸汽一样消失了。

       我到学校后,忙于入学的各种杂事,我好动,我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什么社团都想参和,大学,我的大学似乎美丽得不得了。忙碌之余,我还是会给树电话,却难得找到她一次。平安夜那天,她终于接了我的电话,我问她过得好不好,她没回答,只问我学习怎样,有没有遇到爱情。

       是的,我遇到了爱情,遇到了一个很出众的男孩子,他是大我两届的学长,叫宇。入学的第一天,就是他帮我拎的行李,带我报到的。我承认自己对他有好感,也承认自己心里的白马王子应该就是宇那样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能爽快的答应,我解释不了这种心情,也无从解释。

       树在电话里祝我幸福,却让我觉得失落,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也不明白自己在等什么,就一直那么摇晃着等待谁的出现。我们的电话讲了差不多十分钟,树只告诉我,她开了家休闲吧,生意还过得去,其它的她似乎不愿意多说,我也赌气死的不再多问。匆匆挂了电话以后,我掉了在上海的第一颗眼泪,因为人与人之间故意的疏远,太过于伤人。

       树活得太过于忧伤,多半是因为家庭的缘故。爸妈都是高官,家庭富裕,却没有温情。树说他们总是各自忙碌于各种应酬的场合,喜欢听别人的阿谀奉承,好不容易能一家人一起吃饭,总是吵架收场......长年累月的就这么闹着,不肯离婚也不肯好好过,树很讨厌回家,常常是空荡荡的房间,她说空得都能听见自己的回音。

       树的父亲原来是部队的大将,从小就把她当一男孩对待。什么稍微一不对,就是一顿打,树太好强,哪怕错了也不认错,打也不哭,她爸就一直打,打到她流眼泪为止。为这个,树其实吃了很多亏。树说她出生在一个“暴力家庭”,什么都是靠拳头解决问题,让她也变成了暴力份子,转学也是因为打架被原来的学校赶了出来。是的,她叛逆,反正不管她在怎么坏,怎么牛,总会被她父母安排的没有后顾之忧。她讨厌这样的人生,也讨厌这样的家庭,却怎么也改变不了她是这家庭一分子的事实。

       寒假很快就来临了,在这期间,我们只通过一次电话,就是平安夜的那次。我似乎觉得已经失去这个朋友了,不论我们之前有多么美好的回忆,有多交心。对于树,从最初的不了解到了解,再到弄不懂她。这一切的变化随着我大学生活的开始,而匆匆上演了。没那么多时间去缅怀和忧伤,也许感情没有深到一定的程度,也许是因为没有什么越轨的表白与承诺,我渐渐的,不再为失去树这个朋友而感到难受了。

       回家,我没有通知树。到是很多高中时代的朋友来接我,我们在火车站外的广场,铺着报纸顶着寒风,来了一次快乐的聚会,吃饱喝足才舍得回家。。。那时候多浪漫啊,那么几个人,就可以笑得全世界都开怀。偶尔会有人问到我:“树呢?怎么没来?”似乎他们认为,树来接我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我,突然觉得这个冬天比高中那年要冷得多......

       1999年2月15日,大学的第一个寒假的春节前夕,我见到了树。在分别五个多月以后,第一次见到了树。树是在我家门外给我打的电话,说她想见我,要我出去一下。听到她想见我,心就跳得好快,我来不及想那是因为什么,只知道,快点出门,害怕等了太久的电话和那个人,会突然消失。树靠在车身上等着我,穿着咖啡色的毛领大衣,深色的牛仔裤,手里夹着半支烟,看到我就把烟弹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我傻呼呼的站着,看她的一举一动,好象我已经离开这个人太久了,久得需要一点时间来慢慢回到现实。

       “干嘛呢?不认识我了?”树冲我笑着。

       “呵,是不认识了,以为是陌生人”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冒这么一句阴阳怪气的话出来,一开口就后悔了。

       “就算心陌生了,外表也不应该陌生吧?好歹我们相处了三年。”树边说边打开车门让我上车。我没有再回应她的话,我们沉默着,她带我去哪我不关心,我只想自己可以一直这样在她身边,太安心。为突然的这么一个想法,我敢到恐慌,是的,我意识到那是什么含义了。

       不得不承认当时的我,是害怕这样一份感情存在的,甚至可以说的排斥的。至少在我来说,同性之间的感情是不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是的,兴许这也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对朋友的牵挂与想念吧,也或许自己想的太多,离了谱。就是这样,我把我们之间所有所有微妙的感觉都归结到了“好朋友,姐妹情深”的字眼上,也就变得心安理德,那瞬间闪过的念头,也瞬间被否定在心里,我还在心里偷笑了自己的愚蠢。树要是知道,也会笑我吧?

       “冷吗?开暖气太闷,怕你受不了,盖这个吧!”树把车子停在满是梧桐树的路边,我知道摇开车窗可以看见长长的、雾气腾腾的“爱情河”。也是因为这条河的存在,这里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每年来这里的游客多不胜数。因为太冷,没敢开窗,车内太昏暗,我们都看不清楚彼此的脸。树伸手从后坐拿了一条毯子围在我的身上,这个举动太突然却也不觉得陌生,就象高二那年的圣诞节,树为我戴了帽子一样,太亲切。

       “你不至于吧,怕冷怕成这样,连毯子也随车携带?”我傻呼呼的说笑着,没心没肺的享受着。是呵,看我的朋友多贴心?看吧,有个这样的姐妹多幸福?我在心里对自己说着,好象深怕自己想歪了一样。一再强调着。

       “怕你冷!”树点了支烟,打火机点亮的那瞬间,我看见了树依然紧皱的眉头和长长的睫毛,还有那高高的跟她爸爸一模一样的鼻梁,至今我仍然记得那个侧脸,记得树点烟时的每一个动作,还有打火机里幽蓝的火焰。。。我特别怕过冬天,手脚都异常冰冷,穿再多再暖和都一样没有温度,我妈说这是因为肾不好的缘故。树就这么记着了,帽子、手套、围巾、暖手壶,变着款式和花样送给我,三年里的冬天,她送的围巾从未离开过我的脖颈。

       “真幸福呵,树永远最贴心!”我夸张的叫喊,树说我是个疯子,彻底的疯子。

       也许是离开有一段时间吧,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也或许是各自心里都有不想承认却又真实存在的感觉,而让彼此都小心意意,怕破了那张纸,坏了一段珍贵的友情。树吐了个烟圈,我手痒的打破了它的形状,忽然感到忧伤,我们之间那些飘渺的情素,就象这烟圈,真实存在却任谁也无法握在手里吧?

       “为什么没戴手套?”树拉着我的手,揣进了她的外套口袋。这些以前我们之间再自然不过的举动,此刻都让我感到别扭和尴尬。我没有把手收回,一边贪心的享受呵护,一边责怪自己不该跟树太过于亲密,毕竟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再好的朋友,也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没有回答树的问题,而是问了树一个让我后来一直追悔的问题:“等我结婚了,你做伴娘吧,等我生孩子了,你做干妈吧?”后来我一直在考虑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说这些话,是不是隐约有目的?至少当时我并不十分清楚为什么要问,只是突然想到那情景,觉得有些悲哀,就说了出来。

       我明显感觉到树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却看不清她说话时候的表情:“我会给你送大礼!”,呵呵,我傻笑。“你就那么想结婚生子吗?”树问。“一般的女人都想,我正好是一般的女人,所以也想。”是的,结婚生子,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这是我从明白什么叫结婚的时候就认定了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也许是因为长在单亲家庭的缘故,我比谁都期待自己将来能有一个完整而温馨的家庭。至少它在我的人生最初规划里,占了很大一半的位置,我是个过于传统的人,没有大女人志向,也没有要做女强人的豪壮,我要的不过是最平凡的幸福。

       树没有吭声,沉默了许久。我那时候单纯的以为,树会支持我的,会给我最好的祝福,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话会给树带来伤害,以至于那晚,树最终没能开口把想说的话告诉我。后来树在车窗上就着雾气,用食指写了“SHMILY”,问我什么意思,我说没有这种写法,也不存在这个单词。树说:“你说没有就没有吧!我送你回家。”

       一路上,我们没有再说话,树也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我也只能顺着她的沉默等待下车。到了我家门口,树说送我个礼物,当作圣诞节的弥补,她给我戴上了一条项链,链子上悬挂着的就是“SHMILY”这六个字母。“好朋友送的礼物,要珍惜!我不是每年都这么慷慨的!快回去吧!”我说了谢谢,没有拒绝,朋友之间互赠礼物本就是件平常的事,我又开始骗自己,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我下了车,树向我打了个快点进家的手势,就走了。我站在原地并没有动,一直看着她的车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第二天树就和家人一起回了老家过年,晚上打电话问我年过得开不开心,说她在老家,和亲戚们日夜不分的研究“中国国粹”,赢了钱大人小孩都吵着要她请客。电话那边很热闹,我经常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她好象有一些快乐,象个孩子一样告诉我她那边发生着什么,最后问我什么时候回学校,因为那年过年实在太晚,大年初七就要回学校报到了,又问我链子戴着没,很贵的别弄丢。她说什么我都说好,要我一直戴着别弄丢,我说好,要我等她回来送我,我说好,要我送她新年礼物,我也说好。我知道自己向来不会拒绝树的任何安排,也从不跟她唱反调,原来我也是一直在宠着她的,虽然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我问树想要什么礼物,她说想要时间,我说这简直是天翻夜谈,她却说动动脑子就明白。我想去想来,逛了好几天的街,买了块手表,这个应该跟时间接近了吧?也不知道是否仍顺了她的意思,对了她的口味。头脑有限,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了。

       初六的时候,树回来了。她说才到家就马上来找我了,她挂念她的礼物,好几天都没睡好觉,要不是担心她爸妈老手老脚的开车不安全,她早一个人先回来了。我妈特喜欢树,每次树来我家,我妈准给她做好多好吃的,有时候比对自己女儿还好呢,为此我曾经吃过好几次飞醋。这不,刚进门我妈就嘘寒问暖的,满满一桌子菜尽是按着她的喜好来做,我笑说:“老佛爷驾到”,树得意得不得了:“看我,走哪都惹人喜欢”,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了。

       吃完饭,我们回到我的卧室,树问我要礼物,我指着墙上那挂钟说:“得,拿去吧!”,树一脸苦瓜相:“不会吧,怎么可以送‘终’给我啊??”我狂笑起来,树明白过来她被耍了,就一个劲的抓我痒痒,直到我笑得不行,连声投降,才停了手。只是突然发现,树的脸离我好近,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抚过我脸的温度,我们都愣在那了,那瞬间我们的心都一样跳得很快吧?至少我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慌乱中,我忙起身假装找礼物给她,那气氛突然变得尴尬。

       “咳~~你的礼物,没猜中不许埋怨哈!”为了缓解刚才紧张的气氛,我又开始嘻嘻哈哈。树似乎想对我说什么,看到我极力掩饰的样子,也就把话吞进了肚里。打开盒子,树开心的笑了,整个人摆一大字形仰躺在床上,“就知道你想得到!”树开心的象个孩子,好久没有见她的笑了,发自内心的,最最灿烂的笑容,我看得有些傻了......树让我帮她把表戴上,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想一块表,这跟想要时间又有什么关系?憋不住,还是问了为什么要这样一个礼物,树只简单的回答了五个字--我只要时间。这等于没有答案,不是吗?

       树的手机响了,到了阳台上才接,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举动。似乎怕我听见什么,又更象是怕对方听见什么。我心里莫名其妙有些微酸,总觉得我们之间不再象以前一样无话不说,原来这不是感觉偏差。我不想去在意这些,因为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去介意。长大了就一定会有自己的生活,会有自己的感情世界,谁都没有权利干预别人,更何况我并不是她的谁,也不会是她的谁......

       我没有过问关于这个让树有怪异举止的电话来源,尽管我承认我有些想要知道那个人是谁?男朋友?还是...树不说的事情,我永远不会问。树挂了电话,说是有急事要先走,我没有理由要留她下来,尽管我眷恋和她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尽管我依然死不承认。树说明天会来送我去车站,我没有应声,当作是默许。那时候就觉得,为什么树在我的生活里总是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原来一切都是有预言的,开始也是,结局也一样。妈妈帮我收拾了行李,边收边在耳边唠叨着要注意营养、要多喝水、要多吃水果...我有些心不在焉,妈妈却念得投入。

       我的母亲对我太过于疼爱,也许是因为觉得欠我一个完整的家庭,而感到内疚,总想要弥补。所以总是任凭我“胡作非为”,这一路走来,我受到了太多保护,也许因为外表太柔弱,总是让人起疼惜之心,朋友护着,老师疼着,妈妈爱着,我被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后来的我,必定垮得彻底。

       晚上,被一伙高中就很要好的同学拉到酒吧里,说是给我送行。总觉得那样的环境实在与我格格不入,乱糟糟的音乐,嘈杂的人声,还有释放的狂野,震得我大脑乱哄哄,灿(我的姐妹淘)说我读书读傻了,跟不上时代,于是笑作一团,都称我是上海镀金回来的土牛。

       可真够损的!说好不喝酒,却也没能固执的坚持下去,尽管会酒精过敏,我还是盛情难却的干了一杯,呵呵,飘飘然的,那时候觉得,偶尔这样的放纵一下,也不是坏事。至少,我在酒精的作用下,在酒吧狂唱了好多歌,都说了喝酒壮胆,我看不仅仅这么简单吧?还会改变人的喜好......

       起身去WC,我有些摸不到方向,灿扶我去,半路听见她打招呼,如果没有听错,那应该是在叫树吧??会吗?我抬眼看去,恍惚中我看见树的脸,还有身旁一直贴着她的--女人????幻觉?喝多了?那女人似乎也醉了,老是扯着树不放手,树给了那女人一巴掌,那女人就倒在另外一女孩身上哭。这是后来灿告诉我的,我当时都昏昏呼呼的了,那么那么多人,我只看得清树在向我走来。

       我全身长满了因为酒精过敏而引起的红色斑点,又烫又发痒,我用手一抓,长长的指甲线,就印在脸上,不记得树对灿说了什么,也不记得是怎样出的酒吧,我用鼻子辨别出身边照顾我的人是树,那是树的气息,我再熟悉不过的淡淡香水味.......

       “为什么要喝酒?”那语气里有责怪,还有少许心疼不着痕迹???

       “高兴来着”

       “高兴要走了吗?你就那么喜欢上海?”

       “恩~~喜欢”我脑袋里总是隐约模糊的游离着那个女人的贴着树的样子,我是嫉妒的。嫉妒到我想要大声说我喜欢宇,我不是没人要。就这样鬼使神差的说了:“我喜欢上海,因为有宇在”。

       慢慢清醒,视线慢慢清晰,发现自己在树的车里,模糊记得刚才自己的失态,我有些难为情的笑着。树没有表情的要我喝水,车里放着音乐,是那首老得掉牙的《哭沙》,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  
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  
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  
偶而会恶作剧的飘进我眼里  
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  
你就真的像尘埃消失在风里  
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  
为何你从不放弃飘泊  
海对你是那么难分难舍  
你总是带回满口袋的砂给我  
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  
让那手中泻落的砂像泪水流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  
谁都看出我在等你  
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  
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  
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  
谁都知道我在想你  
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  
难道早就预言了要分离  



  “和他好好一起,你们会幸福的”树最终给了我想要的祝福,原来听到这样的话,并没有想象中快乐。还有那悲伤的音乐催化,不争气的眼泪就这么哗啦啦的掉了下来。


       “别哭,遇到爱情了还哭!有时间就去看你们!”树这次没有象往常一样为我擦眼泪,只是安慰我说她会去看我和宇,她想见见这个男孩子,看看他是否真的配得上我。眼泪没有停止,我想它畅快的流一次,就象要告别什么一样,我们默许了做彼此最好的朋友,虽然从来没有过表白,没有过任何诺言......

       回到家,我向妈妈撒娇,说要和她一起睡。我紧紧抱着我的母亲,悄悄的落泪,相必她也知道我在哭泣,却没有打扰我的发泄。我对自己说,回学校就答应和宇在一起,朝着我最初的梦去走,不许彷徨也不许疑惑了,和树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一切不安的因素都会过去。我依然是那个平凡的自己,依然想要拥有平凡的爱情。

       第二天,树来接我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睛和我一样的肿,我们都把情绪掩饰得很好。她手上依旧戴着那块表,我的颈上也依然戴着那条不知是何意义的链子,只是我把它躲在厚厚的毛衣里面,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看见。

       路上都是妈妈的唠叨,树和妈妈的交谈,而我们都没有说话,好象已经没有了任何语言,又好象彼此都心照不宣。我在车窗里看着车窗外的妈妈还有树,突然觉得树的身影好孤独,心象针扎了似的疼着。会的,会有个人出现,疼爱树的...而那个人一定会是男人! 版权归http://www.15880.com所有
 下八篇:  上八篇: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二)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三)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四)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五)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七)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八)
分手快乐
女勾引者手记之二
女勾引者手记之一
请继续画
五月烟火
五月烟火
时间在行走,而我们留在了昨天
这些都不再有你
《象我一样》Chely Wright 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公开出柜的乡村音乐女歌手自传独家译本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的回复如下


每次看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这位前辈是否还好回贴注意:
1.谢谢用户您的的支持!汉字是丰富多彩的,请一定用文明的词汇,书写les相关的文章.
2.注:发布一条奖励Love2,如果你是15880会员奖励 4,乱发或重复发将扣除100~1000不等.
3.发表评论内容请控制在 3000字以内.
 
回复内容:
  ↑TOP
http://www.15880.com 15880拉拉交友网